EN [退出]
古装图片>中国新闻

_11年试点无果而终 广州痛下决心再推垃圾分类

2017-11-20 05:53

4月12日,颇受争议的广州番禺垃圾焚烧发电项目,沉寂一年多后因选址公布再次成为焦点。

“我们不是单纯反对焚烧,关键是焚烧后能否做到不会产生污染,这一点有赖于对垃圾进行彻底的分类。”巴索是广州番禺丽江花园一个业主的网名,早在2009年12月,在和他的邻居们为番禺垃圾焚烧一事的抗争中,他们喜欢用网名来称呼彼此。

焚烧项目因争议搁浅后,在民意的推动下,广州市政府下了决心推进垃圾分类。

今年4月1日,《广州市城市生活垃圾分类管理暂行规定》(下简称《规定》)正式实施。

《规划》将生活垃圾分为可回收物、餐厨垃圾、有害垃圾和其它垃圾四种类型。按照先易后难的原则,广州确定了16条街道、6个社区和部分生活小区,以及市、区、街党政机关、城区约1500所中小学校、733个农贸市场等地先行先试,以点带面,逐步推广。2011年的目的,是全市垃圾分类率力争达到50%。

11年前,作为全国试点之一,广州曾推行过垃圾分类,但无果而终。如今,垃圾分类在广州依然任重道远,却又势在必行。

“孤独”的志愿者

虽然没有入选垃圾分类试点,但巴索和他的志愿者团队还是一如既往地推行垃圾分类。

去年1月份,巴索和几个志同道合者组织了“绿色家庭”。这是个没有明确组织形态的小团体,成员们都是有兴趣尝试垃圾分类的业主。

从一开始,“绿色家庭”的志愿者们就制作了垃圾分类的宣传单,包括垃圾分类的指引手册,在小区内派发。

至今,每周日上午,志愿者都会上门对整栋楼的垃圾进行回收,在会所进行细分后,部分送往资源回收站,电池、灯泡等有害的就集中起来,通知相关处理厂进行收集。

经过一年时间,从最初的七八个成员,发展到现在大概20户家庭自愿垃圾分类,并带动了其它居民把可回收垃圾集中起来。“但扩大回收范围,就不大可能了。”巴索的理由是,志愿者人数不够。

按照最初的想法,志愿者的意义更多地在于宣传教育,而不是充当垃圾分类的角色。 “我们这不是试点,没有清洁工专门去分类,因此变成了志愿者去做的事。而发动更多的志愿者去分类垃圾,一两次还可以,长期无偿去做,就不大可能。”巴索说,这也是他遇到的困惑。

与丽江花园业主自发进行垃圾分类不同的是,由于政府主导,广卫街都府社区的垃圾分类颇为彻底。

都府社区居委会人士告诉记者,去年6月底,广卫街道办就专门聘请了垃圾分类工作管理员,专门负责垃圾分类的指导和宣传工作。同时,该街道办还简化了居民垃圾分类的操作流程,由环卫工人进行精细化分类。都府社区居委会人士告诉记者,都府社区存在的问题是志愿者的缺乏,而这恰恰是丽江花园的强项。“发动更多的志愿者加入宣传垃圾分类的队伍,可以促使我们做得更好。”该人士说。

在巴索看来,居民垃圾分类意识的觉醒与政府投入一样重要。“整个过程,需要培养大量的志愿者去做宣传、监督。单靠城管效果肯定不好。动员好社会力量,譬如鼓励NGO组织的参与,做好长期宣传,才能有效改变居民的意识。”

政府给不给力?

为推动垃圾分类,广州政府层面需要加大资源投入。

按照《规定》,各级政府将安排专项经费用于垃圾分类管理、回收利用的技术创新和设施的维护,并纳入本级财政预算中。“全市的投入数据,我们现在还在统计中。”广州市城管委人士透露。

以荔湾区为例,今年该区将至少投入300万垃圾分类专项经费,用于沙面街、东漖街试点的经费补助、购买主干道和居民楼道的分类垃圾桶、开展社区垃圾分类宣传活动、补贴垃圾分类运输经费等方面的支出。

但在长期关注垃圾分类的广州市政协委员韩志鹏看来,“政府还是不太给力”。韩最近在广州市城管委了解到,资金、设施等问题尚没有完全到位。

“现在政策有了,但资金还是问题。”韩告诉记者,去年市财政拿出了2500万用于垃圾分类,其中1000万用于宣传,1500万用于购置容器。“想想,全市买垃圾桶,这1500万够用吗?但到现在还在用这笔钱。”韩表示,这意味着之前的工作并没有完全落实。

城管委的人士也告诉记者,今年用于垃圾分类的资金预算,经过了人大审议,但尚未批下来。

除了资源投入,《规定》还专门设置了罚款条例——如对不按要求分类垃圾的市民每次处以50元罚款;物业公司未设置垃圾桶的,将处以1万元以上3万元以下的罚款。

广州市城管委主任李廷贵透露,4月份里对于垃圾分类一些违规行为,都将以“宣传教育”为主,但从5月份开始,将会严格执法正式开出罚单。

虽然颇受争议,但截至目前,广州市城管综合执法局还是开出了30多张《责令限改通知书》。

“改变居民的习惯不可能一蹴而就。只有充分考虑居民的方便性,垃圾分类才能具有操作性。”“分类得”公司负责人杨静山说,罚单也许并不有效。

处理系统待健全

垃圾分类,不仅仅是居民习惯的培养,垃圾处理系统的完善,显得更为迫切。

广州市城管委垃圾分类管理处处长余尚风表示,城管委在垃圾处理上已经做了大量的准备,比如,目前正在加紧建设兴丰生活垃圾卫生填埋场六区、兴丰生活垃圾卫生填埋二场和李坑生活垃圾焚烧二厂,力争今年李坑生活垃圾焚烧二厂建成运行,确保兴丰生活垃圾卫生填埋场六区、兴丰生活垃圾卫生填埋二场2012年建成投入使用,增加大田山生化处理基地、市园林基质厂的处理能力。

在广州着力增设焚烧和填埋厂的同时,质疑依然存在。

“每种途径,都有一个使用范围,但前提是分类。”巴索等番禺居民之所以强烈抗议建设垃圾焚烧基地,关键就在于担心分类不彻底下,垃圾燃烧带来的污染。“如果分类完善,我们也不会反对焚烧。”巴索再三强调。

记者获得的资料显示,2010年全市生活垃圾中,以填埋的方式处理的将近80%;再生资源回收部分占14.8%;焚烧发电部分接近6%;而生化处理仅为0.7%左右。

另一方面,在广州市每日接近1.2万吨的垃圾中,厨余垃圾量超过一半。在业内人士看来,生化处理才是厨余垃圾最合适的处理途径。

但目前广州的处理厂无法负荷大量增加的餐厨垃圾。广州最重要的厨余垃圾处理基地——大田山生态循环园,目前每天的处理量是50吨。

“这离6500吨的现实,缺口太大了。”巴索说。

除此之外,还有更大的缺口存在。杨静山解释,有效的垃圾处理模式,关键是分类、投放、收集、运输和处理等整个系统要建立起来。

“我们也知道这个迫切性,所以除了《规定》,下来还将做一些政策规划。”上述广州市城管委人士对记者说。

不完整的产业链

2003年,杨静山离开IT行业,开始潜心研究垃圾分类市场,并于2008年成立了分类得环境管理有限公司。

去年1月,东山街道办下的五羊南社区试点垃圾分类,“分类得”与五羊南社区居委会和该社区部分居民签订协议,负责该区的垃圾回收。

“需要回收垃圾时,先打电话预约,到时会派工作人员去收集。对于部分可回收物品,给予居民一定的现金,鼓励居民尽可能地先分类。”杨静山再三强调,他不只是“捡垃圾的”,重点在于如何将各类垃圾资源化利用。

“做垃圾处理,关键就是要做到封闭式的循环经济。”杨静山说,比如在垃圾中的一些旧货,可以延伸旧货市场;食品垃圾可以堆肥;低价值的可回收物品,可以建立不同物质的处理工厂,从前端垃圾分类开始,对每一样垃圾都尽量做不同方式的处理。“即便是木头,也可以燃烧发电啊。”

杨简单地算了一笔账,按每个月每个国民产生价值15块钱的垃圾,算下来一年全国的垃圾处理市场就超过2000亿。 “而十二五规划中,国家还将投入5000亿用于固体废弃物的处理,想想这个市场有多大?”杨睁大眼睛说。

但巨大市场的面前,却隔着一层“玻璃墙”。一个事实是,虽然垃圾处理企业很多,但是从前端分类到后端的资源化利用形成一个完整产业链的,还非常少。

“现在垃圾处理的技术都已经成熟了。”杨表示,但整个市场一直没有打开局面,关键就在于各方没有形成合力,把垃圾给分清楚。

当前文章:http://vys37.szielang.cn/article/xjqpcz.html

发布时间:2017-11-20 05:53

芜湖银湖小区发廊小姐  黄恺杰吧  qq头像女生下载  熊孩子  学困生帮扶工作计划  紫薇星盘  驾考  沛县西苑小区房屋出租  学拼音视频  卖狗都有哪些方式  

相关新闻
微信
QQ空间 微博 0 0
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

© 2017 _11年试点无果而终 广州痛下决心再推垃圾分类 All rights reserved-网站地图站点地图

抽烟图片